八月 27, 2020


全球资产管理人和资产所有者正面临着快速发展的全球格局,其中环境、社会和治理(ESG)问题已成为焦点,中国也不例外。ESG整合与可持续投资对于中国投资者和资产管理人而言越来越重要。

截至2019年底,中国资管行业的资产管理规模已达到16万亿美元,较过去10年增长了10倍,成为全球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资管市场之一。1中国政府、监管机构、资产管理人和资产所有者采取的行动可以为全球可持续发展做出持续影响。这些行动包括响应到2030年实现《巴黎协定》和联合国的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SDG),或者类似措施。

 

美世长期以来一直相信将ESG因素纳入投资策略的益处。可持续发展是我们的核心投资理念之一,在研究和评估投资策略时会将ESG整合作为重要的评估内容之一。

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资管市场之一,中国可以为全球可持续发展做出重大贡献。

本文将概述中国机构投资者和资产管理人推动ESG实践的政策和趋势,以及未来ESG的主要发展领域。

 

“美丽中国”和政府绿色金融倡议

中国在应对可持续发展挑战和加大绿色金融力度方面取得了重大进步。在环境保护、劳工权益和食品安全等方面的政府监管和社会压力推动了这一进程,而国际投资者对中国A股的投资不断增加,也让中国ESG问题得到更多重视。新冠疫情又将关注重点集中到了ESG中的社会影响范畴,各公司对利益相关者(尤其是员工待遇)的措施受到了全方位的审视。

 

近年来,中国的政策和法规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整个投资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尤其是习近平主席优先将发展国家绿色金融体系作为“十三五”计划的一部分。其中对“美丽中国”的强调,说明国家把重点工作从追求绝对增长转为更高质量的可持续增长,以及经济增长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然而,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压力可能会在短期内影响绿色金融承诺。

 

为了响应“扩大”绿色金融号召,已有多项政策文件落地实施,特别是人民银行等七部委于2016年发布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该指导意见强调,建立绿色金融体系的首要目的是动员和激励更多的社会(或私人)资本投资于绿色行业(如可再生能源),同时限制对污染行业(如高碳排放行业)的投资。

近年来,中国政府的政策和法规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整个投资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压力可能会在短期内影响绿色金融承诺。

中国人民银行、监管和相关机构最近通过一系列举措,大力推动绿色金融和ESG责任投资在中国的不断发展。2 中国也是世界上可再生能源和能效解决方案投资最多的国家,分别占全球总投资的30%和27%。3 然而,在近期压力较大的经济背景下,燃煤能源产能的批准数量大幅上升值得注意。这标志着在新冠疫情放缓之后,政府采取的刺激国内经济行动可能会导致绿色金融的发展减速。4

 

政府和监管机构对国际标准的衔接在推动变革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注重将绿色债券指引与国际最佳实践结合就是一个例子。有中央计划统筹,中国可能很快就能在绿色金融方面成为发展更为成熟的市场。5

 

ESG披露和报告

过去几年,政府和监管机构发布了一系列关于ESG数据披露的法规和指南,尤其是环境部和证监会联手为上市公司和债券发行主体建立强制性的环境信息披露制度,证监会正推动这些信息披露成为今年中国3,000多家上市公司和债券发行人的强制性要求。鉴于目前缺乏高质量的ESG数据和标准化的披露,投资者很难评估ESG风险,因此这些披露要求是可喜的进展。6 就目前情况而言,投资者通常需要开发自己专有的ESG数据库和评分系统。

 

除环境披露外,中国证监会于2018年9月发布了修订后的《上市公司治理准则》。该准则进一步确立了ESG要求和报告框架,规定上市公司“应关注所在社区的福利、环境保护和公共利益,并应注意公司的社会责任。”

 

2018年11月,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绿色投资指引(试行)》,规范基金的绿色投资行为。此外,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都加入了可持续证券交易所倡议,并为企业应如何报告ESG问题提供指导。7

对于只有少数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签署者的中国私募市场而言,ESG仍然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然而,私募市场的情况也正在发生变化。随着较大规模的泛亚私募基金也开始运用全球ESG框架,市场也开始逐步认识ESG问题。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大型中国基金专注于控制权收购交易,从而进一步影响公司管理和战略。这些基金主要从全球机构投资者募资,而ESG会作为尽职调查过程的一部分。

 

尽管增加了信息披露要求,但ESG实践的质量仍是一个问题。许多公司认为ESG数据披露是一项检查工作,是对资源的消耗。而ESG评级机构和研究机构也存在类似担忧,通常缺乏深入研究问题的资源。所以仅根据披露的信息,可能很难准确了解标的公司在ESG方面的实践,投资者需要积极参与标的公司相关事宜,以全面了解具体做法。

 

尽责管理

过去几年,政府和监管机构发布了一系列ESG数据披露的规定和指南。然而,ESG披露的质量仍然是个问题,主要原因是数据不佳和资源不足。

与发达市场相比,中国投资者对被投公司的参与程度较低。

 

机构股东服务(Institutional Shareholder Services)的研究显示,国际投资者对中国投资的主要障碍之一就是对国内公司治理的担忧。8 而信息透明度和关联方交易是境外机构投资者最为关注的国内公司治理问题。

尽责管理对于中国的机构投资者来说是比较新的理念,尤其是对资产所有者而言,但资产管理人相对在尽责管理方面比较积极。公司投票率可以证明这一点—内地上市公司的投票率低于发达市场(约50%-60%,美国这一数字为80%-90%)。尽管股东提案在中国并不少见,但几乎所有提案都是由控股股东提出的,而且通常能获得95%以上的支持。在整个投资者群体中占比较大的散户投资者往往不会在股东大会上投票。

 

由于中国上市公司里包含很多大型国企 ,中国机构投资者可能会认为他们的投票不会影响企业治理结果。许多非国有企业也存在股东结构集中的特征(如创始人拥有绝大多数的表决权),使得积极的公司参与活动面临困难。

在中国,公司参与和尽责管理工作面临诸多挑战,包括庞大的散户投资者群体、国家控股性质和较为集中的股东结构。

产品和机会

中国的ESG责任投资的演变是由ESG产品(如绿色主题基金)的发展带动的,而不是由本土投资者率先制定ESG政策而驱动的。中国的绿色债券从2015年开始发展,到2017年根据气候债券倡议(Climate Bonds Initiative)组织的统计,发行量已居于全球第二;而根据基金业协会的登记记录,2018年第一季度末更有近500只绿色私募基金存量。2018年11月,中国推出了首个ESG股票指数——中证180 ESG指数。此外,银行体系中绿色信贷的快速发展也推动了绿色资产证券化的发展。

 

中国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倡议制定了绿色投资原则,提供了重要的绿色基础设施投资机会,尤其对碳排放密集型基础设施意义深远。将国际公认的环境标准应用于横跨亚洲、非洲和欧洲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计划投资1-4万亿美元),对于符合全球气候目标、管理风险和吸引国际资本至关重要。

 

重工业和设备行业中的环境问题(如可再生能源和碳排放)通常很容易理解并解决。但在ESG影响不太显著的行业(如面向客户的软件、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ESG问题的解决可能会更困难。随着中国从出口和投资驱动型经济,转为以国内消费为基础的经济模式,政府会越来越多地考虑互联网公司的社会风险。未来的监管要求(如对电子游戏引入时间限制、影视娱乐的题材规范等)可能会对这些公司产生不利影响。

资产所有者和资产管理人

随着中国A股纳入主要新兴市场和全球指数,使得之前由国内投资者主导的市场迎来了新的国际投资者。一些具有严格ESG要求的国际投资者将其ESG政策和实践应用到对中国公司的分析中,从而提高了对公司ESG信息的需求,并促进本土投资者对ESG整合意识的增加。但与发达市场相比,中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为吸引更多国际投资者,本土资产管理人与所有者相比,已经在改善ESG实践方面走在了前列。但总体而言,中国资产管理人和所有者对ESG整合的方式仍处于发展阶段,相比绿色投资产品的快速增长略显滞后。这也反映了市场对短期绩效的高度关注,所以长期问题的优先级则不是最关心的问题,比如可能没有显著的短期绩效收益的ESG因素就不会是当前工作重点 。

 

尽管疫情期间市场存在明显波动,但在美国上市的ESG相关基金仍有创纪录的资金流入。根据晨星数据,全球ESG主题基金在第一季度的资金流入量为457亿美元,并且第二季度更是高达711亿美元。而可持续发展基金在股市低迷时期的表现往往要好于传统股票基金,这些ESG主题基金的投资回报率也均超过同期标普500指数。在欧洲,将ESG准则作为证券选择过程关键因素的基金数量也从3月底的2,584只增加到了6月底的2,703只。ESG策略通常有一套严格的指标评估和行业筛选标准,这也是本次市场震荡中ESG基金能够脱颖而出的关键。

 

目前,中国已经有46家机构签署了联合国责任投资倡议,其中44家为机构资产管理人。而在中国前十大基金公司中,超过半数已成为责任投资原则签署机构,并且他们一直是中国实施责任投资的推动力。通过美世和这些机构的合作及沟通可以看到,中国资产所有者和管理人都表示需与全球ESG发展和国际投资者要求保持同步,但前提是不能牺牲投资收益。随着中国投资者努力应对气候变化的潜在后果,我们看到对低碳资产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

中国资产管理人在ESG整合方面走在前列,以应对国际投资者的要求。然而,对短期绩效的关注使投资者和管理人仍根据投资收益评判ESG整合的影响,而非专注于进一步优化ESG实践。

总结

尽管仍处于起步阶段,但随着政府的持续支持和中国市场的持续国际化,中国投资者仍有潜力快速发展ESG和尽责管理。通过投资可再生能源和发行绿色债券,中国表现出在实施可持续发展政策方面的领导力,而监管机构则持续加强ESG信息披露。根据上述要点,我们见证了中国短时间内在多个方面取得的快速进展。

 

鉴于中国的经济模式特征,中国或许能够比其他市场更快采用并实施ESG责任投资。但我们与本土资产所有者和管理人的沟通表明,关注短期投资收益会是需要解决的问题,政府和监管机构需要加大力度推动ESG整合。

[1] 世界经济论坛2020年7月《洞见报告:中国资产管理行业正处于转折点(Insight Report: China Asset Management at an Inflection Point)》。

[2]. 包括“地方试点计划、教育和能力建设、研究和政策引导、以及监管指引支持政策实施。”CFA协会2019年发布《中国的ESG整合:指引和案例研究》https://www.cfainstitute.org/-/media/documents/survey/esg-integration-china.ashx

[3] Wagner D、McAdam M和Rogers J.于2019年8月29日在《国际政策摘要(International Policy Digest)》发布“中国在全球ESG浪潮中迎头追赶”https://intpolicydigest.org/2019/08/29/china-plays-fast-catchup-with-the-global-esg-wave

[4] 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发布《新冠疫情对主要石化燃料项目的影响》:中国2020年3月1日至18日之间批准的燃煤发电容量(7,960兆瓦)已超过2019年全年总量(6,310兆瓦)https://www.gem.wiki/Impact_of_COVID-19_Pandemic_on_Major_Fossil_Fuel_Projects

[5] 过去四年中,以人民币以外货币计价的离岸绿色债券占比增加,而离岸债券必须达到绿色债券原则等国际标准才能吸引全球投资者。根据气候债券倡议组织的数据,2019年中国通过发行符合国际标准的绿色债券筹集了313亿美元,仅次于美国的513亿美元。

[6] CFA协会2019年发布《中国的ESG整合:指南和案例研究》https://www.cfainstitute.org/-/media/documents/survey/esg-integration-china.ashx

[7]  可持续证券交易所倡议是联合国伙伴关系计划,旨在提供全球平台,探讨证券交易所如何与投资者、公司(发行人)、监管机构、决策者和相关国际组织合作,提高在ESG问题上的表现,鼓励可持续投资(包括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融资)。

[8] 机构股东服务2014年发布《中国:投资者尽责管理——对中国市场的投票和公司参与活动的研究》https://www.issgovernance.com/file/publications/china-investor-stewardship.pdf

 

有关详细信息请参阅 重要通知。

孙璐珊
美世高级投资顾问,FIA

我们渴望与您沟通。请在下面提供您的详细信息。

*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