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生活成本排名

新闻中心

尽管全球经济形势日新月异,但跨国公司仍旧十分注重通过国际派遣来支持员工的职业发展并保持自身的全球竞争力

  • 2017年6月22日
  • 亚太地区, 亚太地区

美世的年度全球生活成本调查发现,非洲、亚洲和欧洲城市占据了国际派遣人员生活成本最昂贵城市榜单的大部分席位。

·         香港(2)仍然是亚太地区国际派遣人员生活成本最昂贵的城市

·         其他四个排名全球前十的亚洲城市是东京(3)、新加坡(5)、首尔(6)和上海(8)

·        大部分中国城市由于人民币兑美元走弱,排名有所下降。上海为第八位,北京为第十一位。

 

在如今瞬息万变的世界中,全球人才流动已经成为跨国公司全球人才战略的核心组成部分。随着国际派遣人员的数量和派遣地点不断增加,为了给他们提供支持,企业开始逐渐注重从文化角度来对人员的分配进行评估,为跨地区和平级调动做好准备,同时调整薪酬来保持外部竞争力。在应对这些挑战的同时,企业还要努力满足自身员工团队的需求并为他们的职业生涯提供支持。美世2017年全球人才趋势研究显示,本年度员工最看重的是公平且有竞争力的薪酬以及获得晋升的机会,鉴于当前充满变化和不确定性的经济形势,这一结果并不让人意外。

因此,跨国公司开始仔细评估国际派遣人员的成本。美世第23届年度全球生活成本调查发现,以住房市场不稳定以及商品和服务通货膨胀为代表的诸多因素都会对如今全球化环境下的业务经营成本产生影响。

“随着众多公司在全球多个地区开展业务并通过国际派遣的方式来提升未来管理者的经验,市场全球化趋势已经趋于明朗,”美世人才业务高级合伙人兼总裁Ilya Bonic说道。“无论是长期还是短期派遣,把员工派往海外对员工自身以及公司都有诸多益处,例如获取全球经验来实现职业发展、技能开发和转移以及资源的再分配等。”

根据美世2017年度生活成本调查,亚洲和欧洲城市,尤其是香港、东京、苏黎世和新加坡都属于国际派遣成本最为昂贵的城市,它们依次占据了排名榜上的2到5位。安哥拉的罗安达由于商品价格和安全考量排名第一。其它位列前十的城市还包括首尔、日内瓦、上海、纽约和伯尔尼, 他们依次排名6到10位。根据美世的调查,国际派遣人员生活成本最低廉的城市是:突尼斯(209)、比什凯克(208)和斯科普里(206)。

美世的调查获得广泛认可,是全世界最全面的调查之一,其目的是为了帮助跨国公司和政府制定国际派遣人员的薪酬津贴。以纽约市作为基准城市进行对比,汇率变化则是相对于美元来计算。此项调查涵盖五大洲的400多个城市,并在每个城市计算了超过200项比较成本,包括住房、交通、食品、服装、家居用品和娱乐活动。

“虽然在过去,全球人才流动、人才管理以及薪酬福利是相互独立的工作,但如今企业正在采用一种更具整体性的方法来加强自身的人才流动战略。薪酬必须具有竞争力,而且要根据生活成本、货币以及所在地进行合理的设定,”Bonic先生说道。

 

亚太地区

今年排名前十的城市中,有五个位于亚洲。其中香港(2)由于其货币与美元挂钩且当地住房成本上升而成为该地区全球国际派遣人员生活成本最昂贵的城市。紧随这一全球金融中心之后的是东京(3)、新加坡(5)、首尔(6)和上海(8)。

“日元的走强以及国际派遣人员消费品价格较高和活跃的住房市场都对日本城市的排名提升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Constantin-Métral女士说道。“相反,大部分中国城市由于人民币兑美元走弱,所以排名都纷纷下滑。”

由于澳元兑美元走强,澳大利亚的城市从去年开始排名就有较大幅度的上升。悉尼(25)是澳大利亚国际派遣人员生活成本最昂贵的城市,其排名提升了17位,尾随其后的墨尔本(46)和珀斯(50),两者分别上升了25位和19位。

印度最昂贵的城市是孟买(57),排名上升了25位,原因在于其经济发展迅猛、商品和服务通胀以及货币兑美元相对稳定。排名在这座印度人口最多的城市之后的是新德里(99)和钦奈(135),它们的排名分别上升了31位和23位。班加罗尔(166)和加尔各答(184)是印度排名最靠后的城市,但在榜单中的名次也较上年有所提升。

在亚洲其它国家,曼谷(67)的排名比去年提高了7位。雅加达(88)和河内(100)的排名也分别上升了5位和6位。卡拉奇(201)和比什凯克(208)仍旧是亚太区生活成本最低廉的城市。

 

美洲

在美洲,生活成本最高的要属美国的城市,其中纽约是排名最高的美国城市,位列第9,比去年上升了2位。旧金山(22)和洛杉矶(24)紧随其后,相较去年分别上升了4位和3位。在其它各大美国城市中,芝加哥(32)的排名上升了2位 ,波士顿(51)下降了4位,而西雅图则上升了7位。波特兰(115)和温斯顿-塞勒姆(140)仍然是被调查城市中全球国际派遣人员生活成本最低廉的美国城市。

美世负责编制该排名的合伙人Nathalie Constantin-Métral指出,“总体而言,由于美元对世界上的其它主要货币走强,所以美国城市的排名基本都稳中有升。”

在南美洲,巴西城市圣保罗(27)和里约热内卢(56)的排名分别大幅上升了101位和100位,原因在于巴西雷亚尔对美元走强。阿根廷首都和金融中心布宜诺斯艾利斯位列第40,之后是圣地亚哥(67)和乌拉圭的蒙得维的亚(65),两者的排名分别飙升了41位和54位。在这份全球国际派遣人员生活成本最昂贵城市榜单上排名有所上升的南美洲城市还包括利马(104)和哈瓦那(151)。由于美元对哥斯达黎加科朗走强,该国城市圣何塞的排名从94位下降到了110位,是南美洲下跌幅度最大的城市。委内瑞拉的加拉加斯由于复杂的货币状况而被排除在排名之外;随着其汇率的剧烈变化,排名也将出现巨幅波动。

“通货膨胀问题导致一些南美城市的排名持续上升,而某些城市则由于当地货币走弱而出现排名下滑,”Constantin-Métral女士说道。

温哥华(107)的排名比去年上升了35位,一举取代多伦多(119)成为加拿大排名最高的城市。之后是蒙特利尔(129)和卡尔加里(143)。排名第152位的渥太华是加拿大生活成本最低廉的城市。“加拿大元的升值是导致其城市今年排名大幅上升的原因,”Constantin-Métral女士解释说。

 

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

只有三座欧洲城市进入了国际派遣人员生活成本最昂贵城市排名中的前十位。苏黎世(4)仍然是欧洲外派成本最昂贵的城市,接下来是日内瓦(7)和伯尔尼(10)。由于卢布对美元走强以及商品和服务价格的上升,莫斯科(14)和圣彼得堡(36)分别较去年上升了53位和116位。与此同时,伦敦(30)、阿伯丁(146)和伯明翰(147)的排名分别下降了13位、61位和51位,原因在于脱欧公投后英镑兑美元走弱。哥本哈根(28)的排名下降了4位,从24位退至28位。奥斯陆(46)相比去年上升了13位,而巴黎的排名则下降了18位来到第62位。

由于当地货币兑美元走弱,其它一些西欧城市的排名也出现了下滑。维也纳(78)和罗马(80)的排名分别下跌了24和22位。德国城市慕尼黑(98)、法兰克福(117)、柏林(120)以及杜塞尔多夫(122)和汉堡(125)的排名均出现了显著的下滑。

“虽然大部分欧洲城市的物价都有一定的上涨,但欧洲货币兑美元走弱,导致大部分欧洲城市的排名都出现了下跌,” Constantin-Métral女士解释道。“此外,诸如欧元区经济不景气等因素也对这些城市的排名造成了影响。”

由于当地货币兑美元走弱,东欧和中欧地区的一些城市的排名也出现了下滑,其中包括布拉格(132)和布达佩斯(176)。虽然明斯克(200)和基辅(163)的住房市场保持稳定,但两座城市的排名仍分别下滑了4和13位。

特拉维夫的排名比去年降了两位来到第17,继续作为中东地区对国际派遣人员而言生活成本最昂贵的城市,紧随其后的是迪拜(20)、阿布扎比(23)和利雅得(52),这些城市的排名今年都有所上升。吉达(117)、马斯喀特(92)和多哈(81)是该地区生活成本较为低廉的城市。由于货币大幅贬值,开罗(183)的排名暴跌92位,成为该地区生活成本最低廉的城市。

“埃及同意其货币自由浮动以换取3年期价值120亿的贷款来帮助摆脱经济危机,这导致埃及镑兑美元贬值超过100%,这也是开罗排名下滑的原因”Constantin-Métral女士说道。

在今年的调查中,不少非洲城市仍旧保持了较高的排名,这也就意味着国际派遣人员面临着较高的生活成本和商品价格所带来的压力。尽管其货币兑美元走弱,但罗安达(1)仍成为了非洲乃至全球国际派遣人员生活成本最昂贵的城市。罗安达之后分别是维多利亚(14)、恩贾梅纳(16)和金沙萨(18)。突尼斯的排名下跌6位来到209,在这一地区及全球都排名最末。

美世为每个被调查的城市都制定了单独的生活成本及住房租金价格报告。有关城市排名的更多信息,请访问: www.mercer.com/col。如需购买单独的城市报告,请访问:https://mobilityexchange.mercer.com/multinational-approach-cost-of-living-data或拨打美世位于华沙的客服电话+48 22 434 5383。

 

美世同时还提供关于国际及国际派遣人员薪酬管理的咨询服务及市场数据,并与跨国企业及各国政府开展合作。作为最全面的数据库之一,美世提供有关国际派遣政策、薪酬方案以及全球生活成本、住房及“艰苦条件”津贴的数据。此外,美世还在每年举办全球人才流动会议和其他活动,均为企业提供关于人才流动问题的最新趋势及相关调查。如需了解更多资料,请访问:https://mobilityexchange.mercer.com/

 

联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