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全球生活成本排名揭晓:港沪京继续位列最贵城市前十名

  • 土库曼斯坦的阿什哈巴德成为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连续三年位于首位的香港落到第二位
  • 上海和北京分列第六位和第九位,排名均比去年上升一位,主要源于中国快速摆脱了新冠疫情的影响
  • 其他位于前列的亚洲城市包括日本东京(4)以及新加坡(7)
  •  

    上海,2021年6月22日 –在全球经济逐渐从新冠疫情影响中复苏之时,美世揭晓了2021年度城市生活成本调研结果——土库曼斯坦的阿什哈巴德成为了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国际雇员派遣城市,连续三年占据榜首的香港落到了第二位。而由于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和全国快速摆脱新冠疫情的影响,所有中国大陆城市的排名都有所上升。其中,上海和北京仍然保持了前十名的位置,并且排名较去年均上升一位;天津和成都的排名上升了12位,分别为第26位和第28位。同时,台北的排名也因为台币的走强而跃升至22位。
     

    根据2021年的全球生活成本排名显示,亚洲城市依然占据了前十名的多数位置。东京排名第四比去年下降一位,新加坡则降至第七位。黎巴嫩的贝鲁特则攀升了42位跃居第三,主要由于其国内最大的金融危机、新冠疫情以及贝鲁特港爆炸等危机升级而导致了严重的大范围经济萧条。其他排名美世生活成本前十名的城市分别是苏黎世(5)、日内瓦(8)和伯尔尼(10)。
     

    美世中国副总裁宋学志表示道:“新冠疫情带来的复杂挑战,导致全球货币汇率波动以及随之而来的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变动,这对国际派遣员工的购买力产生了重大影响。尽管国际旅行限制正在逐步放宽,但目前依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跨国企业需要更高的灵活性来适应不同地区和不同员工的具体情况。”
     

    新冠疫情继续对全球人员流动造成前所未有的影响,并迫使企业重新评估如何在疫情后管理流动员工队伍。根据生活成本数据、美世开展的人员流动研究以及其与客户的合作中所获得经验来看,企业经过数年对全球人才流动战略进行规范优化之后,正在开始实施其他形式的国际派遣和跨国工作安排,以维持它们在海外的业务和员工队伍。
     

    “生活成本一直是国际人员流动规划的一个因素,但疫情增加了一层新的复杂性,同时也对员工健康和安全、远程工作以及灵活性政策等各方面产生了长期的影响, ” 美世人才业务总裁兼战略负责人Ilya Bonic说道。“随着企业重新思考他们的人才和派遣战略,准确和透明的数据对于为从事各种类型派遣工作的员工提供公平的薪酬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人才流动正在从传统的长期派遣——即将一名员工调到另一个工作岗位几年后,再将其遣返回原工作地——演变为其他的形式,如短期派遣、国际外籍雇员、永久派遣、通勤者、国际远程办公者和国际自由职业者。
     

    美世的2020年全球国际派遣政策和实践调查证明,许多受访公司正在提供更灵活的选择,以适应外派人员不同的个人情况。美世在2020/2021年的另一项调查发现,超过50%的受访雇主预计,由于疫情,他们组织内的单向派遣、人才发展、短期和通勤派遣的数量将发生变化 。
     

    美世最新的生活成本调查帮助雇主了解到监测货币波动和对所有经营地点的商品、服务和住宿的通胀和通缩压力进行评估的重要性。这些数据还可以帮助雇主确定和维持国际派遣员工以及员工在海外工作时的薪酬方案。此外,一个城市的生活成本会对其作为人才派遣地的吸引力产生重大影响,同时也会影响企业扩大和改变自身地理足迹的选址决策。
     

    美世2021年全球城市生活成本排名
    美世的2021年生活成本城市排名显示,阿什哈巴德是对国际派遣员工来说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香港位居第二。贝鲁特排名第三,上升了42位,原因是由于该国最大的金融危机、新冠疫情和2020年贝鲁特港爆炸等几场危机的升级导致了严重而广泛的经济萧条。东京和苏黎世的排名分别从第三和第四下降了一位,降至第四和第五;上海排名第六,较去年上升了一位。新加坡从第五位上升到第七位。
     

    在美世公布的国际派遣员工生活成本最高的前10名城市中,其他城市包括日内瓦(8)、北京(9)和伯尔尼(10)。根据美世的调查来看,国际派遣员工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是第比利斯(207)、卢萨卡(208)和比什凯克,比什凯克在全球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中排名209。
     

    美洲
    尽管美国商品和服务的通胀不断上升,但由于2020年3月至2021年3月之间的汇率波动,美国城市今年的排名有所下降。纽约(14)是美国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尽管它比去年下降了8位,紧随其后的是洛杉矶(20)、旧金山(25)、火奴鲁鲁(43)和芝加哥(45)。对国际派遣员工来说,温斯顿-塞勒姆(151)仍然是美国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由于2020年下半年的通货紧缩和2021年初的低通货膨胀,圣胡安(89)排名下降了23位。
     

    加拿大元相对于美元升值,导致该国城市今年的排名上升。温哥华(93)是排名中生活成本最高的加拿大城市,其次是多伦多(98)和蒙特利尔(129)。渥太华排名第156,是加拿大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
     

    在南美洲,西班牙港(91)是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其次是太子港(92)和皮特尔角(107)。巴西利亚(205)是南美洲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
     

    欧洲、中东和非洲
    有三个欧洲城市跻身全球生活成本最高城市的前十名。苏黎世在全球排名第五,仍然是欧洲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其次是日内瓦(8)和伯尔尼(10)。
     

    随着本币的升值,一些欧洲城市的排名也有所上升,巴黎升至第33位。英国的本地货币依然坚挺,伦敦(18)和伯明翰(121)分别上升了1位和8位。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继续坚持经济多样化的道路,从而减少了石油工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影响。在此过程中,迪拜(42)和阿布扎比(56)的物价都出现了下降。贝鲁特是中东地区国际派遣员工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排名上升42位来到第3。恩贾梅纳(13)、拉各斯(19)和利伯维尔(20)是非洲国际派遣员工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卢萨卡排名第208位,是非洲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
     

    亚太
    在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10个城市中,超过一半位于亚洲。阿什哈巴德在今年的排名中上升了一位,成为亚洲和全球范围内国际派遣员工生活成本最昂贵的城市。香港(2)、东京(4)、上海(6)、新加坡(7)和北京(9)紧随其后。孟买(78)是印度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但由于印度卢比相对排名中的其他城市的货币而言较弱,因此孟买今年的排名下降了18位。
     

    由于本币兑美元汇率大幅上升,澳大利亚城市在今年的排名有所提升。悉尼(31)是澳大利亚国际派遣员工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排名上升了35位,其次是墨尔本(59),上升了40位。
     

    下载完整版城市生活成本排名
     

    编者注

    作为全球最全面的调查之一,美世此项调查获得广泛认可,其目的是为了帮助跨国公司和政府制定国际派遣人员的薪酬津贴。调研以美国纽约市作为基准城市进行对比,汇率变化则是相对于美元来计算。此项调查涵盖全球400个城市,今年的排名包含了分布于五大洲的209个城市,并在每个城市计算了超过200项比较成本,包括住房、交通、食品、服装、家居用品和娱乐活动。收集到的数据提供了雇主为国际派遣员工设计高效和透明的薪酬方案所需的所有关键要素,了解更多
     

    美世生活成本和住房租金价格对比的数据来源于2021年3月所进行的一次市场调查。并以当时的汇率以及美世根据其全球生活成本调查而得出的一篮子商品及服务国际价格作为计算基准。
     

    政府和大型公司使用此次调查的数据来避免其员工被派往派驻地后的购买力受损;住房租金数据被用于评估国际派遣人员在派驻地的住房津贴是否合理。基于对数据的需求,选择了相应的被调查城市。
     

    关于美世
    美世相信通过重新定义职场、重塑退休及投资成果以及释放真正的健康和福利,才能创造更美好的未来。美世在全球13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运营,拥有近25,000名员工,分布于43个国家和地区。美世是威达信(Marsh & McLennan,纽交所代码:MMC)的全资子公司。威达信是一家全球性的提供风险、战略与人力资源相关专业服务的国际集团公司,在全球拥有76,000名员工,年收入逾170亿美元。通过其在各自业内领先的子公司达信(Marsh)、佳达(Guy Carpenter)、和奥纬(Oliver Wyman),威达信帮助客户去应对日益变化和复杂的商业环境。如需了解更多信息,敬请访问www.mercer.com.cn , 或关注美世中国官方微信“美世Mercer”(微信号:MercerChina)。
     

    CONTACT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