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秦国?——战国之结局带来的组织变革和人力资源洞察(二)

 

上回介绍了燕国和赵国为何会失败,本文将继续分析楚国和韩国的成败得失。

第二部分:楚韩篇

楚国国君芈(《芈月传》的原型芈八子即为楚女,后为秦宣太后)姓熊氏。楚国,一度作为疆域面积最大的七雄之一,长期占据长江中下游和华南富饶之地,物产资源丰富,属于在老天爷那儿抽“盲盒”抽得比较好的玩家,在春秋时期最为鼎盛。

战国初期,楚悼王喜获吴起,开始大刀阔斧地变法改革。吴起与孙武并称“孙吴”,精通兵、法、儒三家思想,也有多国的任职经验,属于“一专多能”的复合型人才,有见识、有格局。由吴起发起的管理变革中,大大削弱了楚国各大贵族的势力、缩小封地,并强制派遣到边远地区发展农业和经济,大有“西部大开发”之战略思想。同时,吴起也发现了组织中“人浮于事”、“吃大锅饭”的现象,“减爵禄”这种裁员降薪的铁腕政策,确实有效震慑了贵族势力。然而,吴起这样空降而来的职业经理人想要获得成功,仅凭“尚方宝剑”还不够。由于缺乏有效沟通,组织中对于变革的拥护者太少,也缺乏对变革意义的正确理解和共识变革过程过于简单直接,对于“key stakeholders”的关注度不够,这是同“商鞅变法”的最大区别。于是,在楚悼王突然病逝后,吴起被贵族势力吞没,死在楚悼王的葬礼之上,变法宣告失败。

楚怀王(熊槐)时期,楚国攻打越国,尽收吴越之地,这本是组织迎来二次增长曲线的良机。但是,一系列的决策失误,最终把一手好牌打烂。其一,面对当时齐秦两强对峙,楚怀王听信秦相张仪割让六百里商於之地的鬼话,舍弃原本好好的齐楚合纵,与齐国绝交。其二,确认被骗后,又恼羞成怒,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大举攻秦,结果在丹阳和蓝田两战惨败,痛失汉中之地。其三,轻信秦昭襄王的武关会盟的圈套,结果被囚禁三年,最终客死他乡。楚怀王临终前“秦人欺我,楚人叛我”的哀叹令人惋惜。随后,白起水淹鄢城并攻下楚国国都郢都(今湖北荆州),楚国被迫迁都寿春,自此退出“决赛圈”。一代忠臣屈原(芈姓,屈氏,也作芈原)含恨投江。

总结而言,楚国的失败,来自两方面原因。

# 1

吴起的失败,隐含的是组织管控能力的缺失。战国时期,集权制是列国的共识。但楚国的中央集权太弱,难以驾驭楚国的贵族势力,整个组织有如一盘散沙,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缺乏战略共鸣和组织协同。这也是为什么楚国在列国交战中败多胜少。

# 2

楚怀王的悲剧,揭示的是组织决策机制和决策能力的不足在战国这个满是“人精”的时代,为什么如此愚蠢的决定会被通过?几乎每次决定前,都有如屈原这样的忠良苦谏,为何毫无影响?开放平等的议事流程有没有?科学的决策方法有没有?还是仅凭一两个人的直觉和“拍脑袋”?楚国正是在一次次错误的重大决策中走向灭亡。

赵国篇

同赵、魏并称“三晋”的韩国,实际上综合国力同赵、魏相距甚远。韩国地处战国版图中心,被魏、齐、楚、秦包围,毫无战略纵深可言,耕地、人口、物产资源有限,可以说是战国七雄中最弱小的一个,往往成为列国纷争的“棋子”筹码”,最终也是六国之中第一个被秦所灭的。战国的几场大战,如:桂林之战、马陵之战、伊阙之战、长平之战,不是有韩国的参与,就是因韩而起,简直就是战国时代的“中东”。有意思的是,中东盛产石油,韩国盛产强弩和利剑。

曾今的韩人,秉性忠义而正直,韩厥当年顶住压力,力保赵武(赵氏孤儿),为赵氏留下一脉,足显韩人之性格。经过几代韩侯的努力,韩国终于灭了隔壁的郑国(“郑人买履”的那个郑国),定都新郑。韩国国运的转折点离不开申不害这个人。他和商鞅同为法家名士,但同主流的“法治”流派不同,他主张“术治”。这个“术”就是教国君如何防范、监督和控制官员,如何琢磨和审视官员,继而评判和赏罚。这种“术治”虽然在短期内加大了对官员的“考核”和监督压力,促进了“绩效水平”的提升,但这种只注重结果和表象,忽略过程和根本的管理方式,逐渐导致官员们战战兢兢,人人自危,没人敢犯错,没人敢谏言,多做多错。朝堂之上乌烟瘴气,充斥着权术、阴谋、尔虞我诈,君臣之间毫无信任。申不害变法,虽然帮助韩昭侯实现了国家的小康,但也埋下了失败的祸根。曾经忠义而正直的“企业文化”逐步丧失,取而代之的是权术和内卷。

韩魏之战中,韩国向齐国求助,时任齐国军师的孙膑(孙武后代,庞涓的同学)献计,先答应韩国愿意相救,但缓慢出兵,待韩魏两国消耗殆尽后,轻松收拾残局(小编:这条毒计,简直了…)。后来,援兵确实是到了,韩军也差不多打光了。接下来,齐军追着魏军打,“减灶增兵”诱杀庞涓,史称“马陵之战”(孙膑算是报仇了)。

秦国崛起后,杵在秦国家门口的韩国又该倒霉了。“伊阙之战”中,秦国东出,昔日的冤家韩魏两国只得抱团,组成24万联军抗击10万秦军。秦将白起看准了这两家联军貌合神离,逐个击破,最终以少胜多全歼24万联军,韩魏两国割地求和。24万联军成为一代战神白起的成名之战的牺牲品。接下来,在秦国“远交近攻”的策略下,韩国失去了上党,却又以上党为筹码挑拨秦赵两国,说服赵胜(赵国平原君,战国四公子之一)接受上党,最终导致“长平之战”。昔日救了赵人的韩人,300年后却又大大坑了赵人一把,此时的韩人,早已不是当年拯救“赵氏孤儿”的韩人。

因为“术治”这种强调果考核和上下博弈的绩效管理机制,忽略了绩效管理中的上下同欲、过程反馈和沟通,老板和员工之间渐行渐远,形成对立关系,组织内部失去信任,德才兼备之人毫无发展空间。最后,老板也只能成为孤家寡人。在韩国最后的日子里,水利专家郑国原是韩国派去秦国的“卧底”(想消耗秦国国力,少打仗),却被嬴政策反,修建了古代重大水利设施“郑国渠”,由此可见一斑。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沈剑文加入美世已10年。在此之前,他在企业中担任人力资源管理工作。在美世期间,沈剑文领导了大量的人力资源咨询项目,如岗位价值评估、薪酬设计、销售激励、福利对标、能力模型、人才测评、绩效管理、定岗定编、组织优化、职业通道设计等。同时,他是2015和2017年度美世“最佳讲师”

沈剑文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人力资源管理专业,并取得复旦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学历。

联系我们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敬请填写下面的联系表单,并写明您的需求。

*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