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秦国?——战国之结局带来的组织变革和人力资源洞察(三)

 

上回介绍了楚国和韩国如何走向衰亡,这次为大家分享魏国和齐国的故事。

第三部分

 

“大魏国”也有辉煌的过去。作为列国之中首个推行变法的国家,魏国毫无悬念地成为了战国时期的初代霸主。战国初期,魏文侯任李悝为相,施行变法。李悝是法家代表人物之一,他一方面鼓励农民耕作,并通过宏观调控平抑丰年和荒年的粮价,保护农民利益;另一方面他取消贵族世袭制度,打破等级社会,使平民有了逾越阶层的上升通道,从而迅速扩大了人才池,汇聚了各方人才。实际上,李悝变法重视农耕和法治的思路,对后来的商鞅影响很大。

有了李悝变法的加持,魏国率先腾飞。先是任平民将军乐羊,灭了中山国,扩大了版图。后又提拔吴起,打造了名震一时的“魏武卒”。这支军队曾以五万兵力碾压秦军五十万,夺取五百里河西(黄河以西)之地。当时的秦国,只有被摁在地上打的份儿,悲凉地唱着“赳赳老秦 共赴国难”。

魏惠王上台后,魏国的国运开始走下坡路了。不同于秦惠文王对于商鞅变法的坚决继承,这位魏王并未能保留对于人才的包容度,举贤任能的风气逐渐丧失,这对魏国的发展走向是致命的。

图标

 

首先,魏相公孙痤临终前向魏王举荐公孙鞅(公孙氏,卫国人,也叫卫鞅,后封地在秦国商於郡,称商鞅)。老相邦弥留之际思路绝对清楚,告诉魏王,你要么重用他,要么杀了他,别放他去别国。魏王要是听进去了,战国历史恐怕要改写。

然后是魏国大将庞涓,容不下同门师兄弟孙膑(庞涓、孙膑以及后来的张仪、苏秦都是鬼谷子门下),设计陷害(膑刑,挖去膝盖骨,致人残疾)。孙膑只得逃回齐国,后来帮助齐国在“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中两次击败庞涓率领的魏军。

接着是犀首公孙衍,从魏国跳槽去了秦国,帮助秦惠文王斩杀8万魏军,夺回河西之地,魏国此战大伤元气。

最后张仪,也是魏国人,在魏国却混不下去,去了秦国为相,以连横之计破合纵之策,那三寸不烂之舌胜过百万雄兵,简直是外交官的老祖宗。

图标

 

不难发现,战国时期的几个“狠角色”,原本都是魏国碗里的菜,结果都去了竞争对手那里,还都帮助了竞争对手打击自己。更要命的是,这位魏惠王在位时间还挺长(52年),长到足够把魏国带到沟里去。

图标

 

战国中期,屡战屡败的魏国已逐渐沦为“朝秦暮楚”的弱国。即使这样,老天还是愿意给机会的。魏人范雎,原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同样是在魏国得不到信任和重用(据说是因为长得不像好人),受了“茅厕之辱”,逃命到秦国为相。这哥们儿可是“睚眦必报”的出处,怎会善罢甘休?于是,献上“远交近攻”策略,一顿操作,蚕食魏国仅存的国土。最后,秦国从“长平之战”中快速回血,魏国信陵君魏无忌(战国四公子之一)联合五国抗秦,也算是打得有板有眼,却又受到身为魏王的哥哥的猜忌,葬送了最后的机会。

“大魏国”灭亡的原因有很多,但人才,一定是关键因素之一。首先,缺乏“能者上、庸者下”的人才理念,朝堂上缺乏新鲜血液,尸位素餐之人不会被淘汰;其次,并未建立清晰的人才策略和人才标准导致真正有能力的人难有出头之日,核心管理团队根本不清楚这一时期的魏国到底需要哪些能力,需要怎样的人才;最后,缺少开放、包容的企业文化朝堂之上往往只有一种声音,溜须拍马、见风使舵盛行,这点还不如楚国,至少人家屈原还是敢指着楚怀王骂的。

齐国篇

 

齐国分为“姜齐”和“田齐”两个时代。“姜齐”始于吕尚(姜姓,吕氏,《封神演义》中的姜子牙原型),至春秋齐桓公时期,在管仲、鲍叔牙(“管鲍之交”出处)的辅佐下,齐国实力达到巅峰,位列“春秋五霸”之首。战国时期的“田齐”也是东方强国之一,国都临淄(今山东淄博)。

战国齐威王时期,以邹忌为相,又任用田忌(“田忌赛马”那位)为将、孙膑为军师,可谓是全明星阵容。邹忌推行的也是法家思想,“邹忌变法”的特点在于修订法律、开明谏言、举贤任能。首先,他对现有的人才管理机制进行改革,做到“干部能上能下”;然后,又营造开放包容的政治环境,干部们愿意讲真话、干实事,不怕得罪领导;最后,他又进行了全面的人才盘点,提拔内部高潜人才的同时,也积极引进外部人才,孙膑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开始担当重任的。此外,齐威王时期创办的“稷下学宫”(世界上最早的公立高校)也成为“百家争鸣”的缩影,孟子、荀子也曾在此进行学术交流。

上箭头

 

这一时期的齐国,人才济济,奉上了不少亮点首先是魏国为报失中山国之仇,庞涓率军攻打赵国。赵国扛不住,向齐国求救,田忌听从孙膑的建议,直奔魏国国都大梁,庞涓只得班师回救,途中又在桂陵遭齐军伏击而大败。“桂陵之战”重挫了魏国锐气,也贡献了“围魏救赵”的典故。接下来,齐国在“马陵之战”(韩国篇已述)中几乎全歼魏军主力,逼庞涓自刎。自此,齐国接过魏国的接力棒,成为战国新霸主。

顺风顺水的齐国,似乎已经显露出“冠军相”。然而,齐国的问题却出在了“企业文化”上。田氏发端于工正(也叫百工,官名,主管营建、制造),田氏代齐后,齐国的国民性格逐步转变为对于财富和商业的热爱,也注重享受生活,加之变法带来的国力提升,又长期偏安于胶东半岛,无论攻魏还是灭宋,几场大战都是出国作战,本土并未有过大的战事。稳定、安逸的国内局势,一度使齐国成为战国七雄中工商业最发达的国家。齐国人发明了蹴鞠和斗鸡,曾让孔子听了都“三月不知肉滋味”的韶乐风靡一时,临淄城内甚至还有战国最奢华的风月场所。这种情景如果出现在太平盛世,倒也无可厚非,但这可是在战国啊!这样的“企业文化”同当时的“市场环境”和竞争格局显然是不匹配的。

齐湣王上台后,听从齐相苏秦(可能是中国古代史上最优秀的卧底)的建议,灭了宋国(以商业繁荣著称的宋国,齐国当然是垂涎已久)。站在“人生巅峰”的齐国,即将迎来一场暴风雨。苏秦终于帮助燕王削弱了齐国国力,小编想,苏秦在被车裂时,内心应是充满了成就与平静吧。成为众矢之的的齐国,迎来了由燕国乐毅将军统领的五国联军的重创,打到差点灭国为止,齐湣王在逃亡途中惨死。自此,继魏国之后,齐国也让出了霸主地位,退出“决赛圈”。

总结

 

齐人的日子过得太舒服,生活太幸福,哪像秦人那般“奋斗”?企业文化本没有对错,但讲究的是同外部环境和市场格局的匹配度。这就好比“工作生活平衡”与“奋斗者为本”,很难说有正确答案,无非是审时度势,适应大局。当面对本土作战的危急时刻,齐人还是败下阵来。六国之中,齐国是最后一个被灭的,可能是因为远离秦国,也有可能是因为在秦人眼里,此时的齐国,已不足为患吧。最终,王贲(战国四大名将之一王翦之子)打来时,齐人自开城门投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沈剑文加入美世已10年。在此之前,他在企业中担任人力资源管理工作。在美世期间,沈剑文领导了大量的人力资源咨询项目,如岗位价值评估、薪酬设计、销售激励、福利对标、能力模型、人才测评、绩效管理、定岗定编、组织优化、职业通道设计等。同时,他是2015和2017年度美世“最佳讲师”

沈剑文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人力资源管理专业,并取得复旦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学历。

联系我们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敬请填写下面的联系表单,并写明您的需求。

*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