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19, 2020

 

第三代气候指数

根据科学研究结果[1],投资者需要针对气候变化对将来的投资组合进行相应配置。尽管已经对高碳排放行业采取限制措施,但这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投资者还须评估企业向低碳经济转型的能力和承诺。气候指数作为一种低碳经济转型配置方法,如今已发展到第三代,不仅处罚在气候方面表现落后的企业(即高碳排放风险的公司),而且还要嘉奖为未来发展做出贡献的企业(即产生“绿色”收入的公司)和多间在发展阶段的公司(表明他们有转型的潜力)。

 

随着气候变化解决方案的不断创新,此次美世研究了近年来发布的气候指数,结合支持第三代指数的新近法律法规,总结气候指数情况并展望未来的发展方向。

 

气候指数进化史

 

第一代指数主要关注于管理气候风险——相对于以往的对标基准,相关股票和固收气候指数反映了较低的碳排放水平。这些指数减少了高碳排放公司的配置比例,并超配相比同行有较低碳排放的公司。

 

第二代指数更进一步,通过嘉奖有绿色收入敞口的公司来抓住气候机遇。截至2018年,约6%的全球上市股票为绿色经济业务,代表着接近4万亿美元[2]的投资机会,使第二代指数有用武之地。据《新气候经济报告(New Climate Economy)》报道[3],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为应对气候变化所需的绿色产业规模在2030年可占全球市值的7%,如果绿色投资加速的话可能升至10%,即约90万亿美元。

图1:绿色经济发展趋势(占全球市值百分比)

 

数据来源:富时罗素,《投资于全球绿色经济——打破常规神话》,2018

第三代气候指数可以识别正向低碳经济进行转型的公司。通过定性和定量方法,这些股票指数可以通过政策、企业战略和实施情况判断企业的低碳经济转型承诺如何发生作用。从指数中剔除环境成本较高的企业(即没有针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计划的企业),偏好气候相关投资机遇和各行业气候行动领先机构,从而实现低碳经济转型。

 

图2:气候指数变革概览

数据来源:富时罗素

为气候变化做好准备

 

第三代气候转型指数是一个强调未来的创新之举,与企业承诺的低碳或理想的“净零碳排放”经济理念相一致。这代指数背后的设计理念认为,剔除一小部分公司并非最佳选择,而应将化石燃料等公司同样纳入,旨在让所有主要行业都在低碳经济转型中发挥作用。鉴于全球碳排放主要来源于少数企业,则此类指数重点关注高碳排放企业的做法也合情合理,因为这些公司是低碳经济成功转型的关键,针对性的行动将可以产生巨大影响。例如,“气候行动100+”计划只针对161家公司,但这些公司的总市值超过8.1万亿美元,占全球工业碳排放的80%[4]

 

此外,机构投资者积极参与被投企业,将业务战略与低碳经济结合的影响力正在提升。例如,我们看到投资者通过股东决议的形式进行公司参与的程度逐步增加,包含从信息披露到与低碳经济转型相符的气候战略制定等要求[5]。其中有不少成功案例证明了公司参与的作用,分析强调了“(股东)决议转化为实操行为的潜力”[6]。例如,通过参与“气候行动100+”,多家公司的投资者已经实现减排承诺,包括荷兰皇家壳牌、嘉能可、Xcel能源、马士基、必和必拓、戴姆勒、杜克能源、海德堡水泥、雀巢和大众 [7]

 

指数提供商则通过使用专有ESG数据或与外部ESG数据提供商合作,积极开发并推出气候转型指数,因此在股票和固定收益方面的投资机会也相应增加。尽管资产管理人的执行速度相对较慢,但过去一年里我们仍看到新推出了几个气候转型指数。有些管理人还会利用自有知识财产(即内部研发指数)来开发股票和固定收益指数。

 

在不同指数之间,如何进行气候尽责管理以及明确公司参与的重点,这是指数差异的关键因素。在我们看来,公司参与(无论成功与否)和公司指数得分变化之间的关联关系很重要,但目前提供这种程度信息透明度的指数并不多[8]

 

我们发现,采用内部指数的资产管理人普遍信息更加透明。他们往往更符合可持续投资理念,而且通常表现出更强的尽责管理能力,因为他们与投票政策、公司参与议程和公司得分变化之间的联系更清晰。至于这种尽责管理的透明度是否适用于气候主导的固定收益指数,则是我们正在进行研究的一个问题。

监管机构的介入


我们看到在监管方面,全球各地存在一些差异,但欧盟的可持续金融倡议是最显著的。欧盟监管机构已经引入了最低标准,帮助指数提供方设计新的气候相关对标基准。这些第三代气候对标基准旨在:

 

  • 提高信息透明度和可比性
  • 将资本重新配置为气候友好型投资
  • 防止做出具有误导性的低碳声明(即“洗绿”)

不同的气候对标基准有两种不同的“标签”——“气候转型”和“符合巴黎协定”。两者旨在为各类气候指数提供具有一定一致性的分析。图3将欧盟框架与现有气候和低碳指数进行了对比。

图3:欧盟框架与现行气候和低碳指数比较

数据来源:美世(基于指数评估),《欧盟可持续金融技术专家组关于气候对标基准及其ESG信息披露的最终报告》,2019年9月

今后何去何从?

指数提供方和资产管理人都在竞相开发气候转型指数,大多数参与者都对标欧盟的新规定。

 

多年来,我们与不同规模的客户合作,对主动和被动策略都采取了低碳投资方式,从而实现客户的气候战略。我们建议,投资者应结合投资组合整体来实施气候策略。具体来说,希望配置低碳经济转型的投资者应该有三个目标:

 

  1. 减少高排放企业的敞口来管理“灰色”风险,通过投资组合的碳排放分析来衡量结果。
  2. 绿色解决方案为目标,专注投资绿色收入。
  3. 与处于气候转型阶段的高碳排放密度企业进行针对气候变化的公司参与活动,鼓励这些公司做出适当的战略性业务调整来承诺减少碳排放。

美世开发了一套“气候转型评价工具”,在投资组合整体水平上评估气候转型风险和机遇,以此识别灰色、绿色和介于两者之间的公司。下图展示了该工具与三代气候指数的联系。

 

图4:美世气候转型评价工具

数据来源:美世

当前最新的第三代气候变化指数,可能是史上首个能让资产所有者完全实现三个目标的指数框架。

 

注释

[1] 详见美世《处于气候变化时代的投资–续篇》以了解更多关于气候变化影响的科学研究结论

[2] 富时罗素,《投资于全球绿色经济(Investing in the Green Economy)》,2018

[3] 新气候经济报告,“2018年全球经济和气候委员会报告”,2018

[4] 气候行动100+,2019年进度报告

[5] 跨信仰企业责任中心(Interfaith Center on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ICCR),《2020年代理决议和投票指引(2020 Proxy Resolutions and Voting Guide)》

[6] 2dii,《传递接力棒:与气候变化有关的股东决议及其对投资者气候承诺的贡献》报告,2019年12月

[7] 气候行动100+,2019年进度报告

[8] 详见美世2019年3月发布的报告《责任投资指数指南》https://www.mercer.com/content/dam/mercer/attachments/private/nurture-cycle/gl-2019-wealth-guide-to-responsible-investment-indices-mercer.pdf

 

有关详细信息请参阅 重要通知。

Sarika Goel
Sarika Goel

Responsible Investment Specialist

请填写以下表单,与我们的顾问沟通